醫藥生物行業 主題投資仍將持續

據宇博智業研究中心了解到,據不完全統計,湖南省二級及以上醫療機構2011年至2012年度的醫療糾紛總數在4400起左右,賠償金額在1億元左右。

  醫患關系形同水火,而相應的糾紛解決機制又很不完善。目前主要依賴醫患協商、行政調解、調解委員會調解、民事訴訟等途徑,而作為調解合法依據的醫學鑒定短則幾個月,長則一年半載,讓群眾難以接受。若要走司法程序,同樣要耗費大量時間和金錢。

  在部分受訪群眾的觀念中,醫療糾紛主要由作為第三方的醫學會出具鑒定結論,鑒定結果有“偏向”醫院的嫌疑。所以,部分患者在處理醫療糾紛時,不愿依靠專業的醫療事故調查和調解機制,而是雇用“專業醫鬧”。而醫院對醫鬧往往采取息事寧人的處理方式,強化了“只要鬧就能達到目的”的負向激勵。

  事實上,醫療糾紛本屬于民事糾紛,應依法依規按照司法程序處理。而部分患者及家屬選擇去鬧,甚至雇用“專業醫鬧”,對醫生進行侮辱、毆打,使醫患糾紛上升到刑事案件。

  一些醫生說,部分患者“不鬧不賠、小鬧小賠、大鬧大賠”的觀念造成了惡性循環,部分醫院和主管部門息事寧人以求“私了”的態度令醫務人員寒心,而一些傷醫辱醫行為往往因取證難不了了之,這些都在無形之中助長了醫鬧。

  今年4月24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衛計委等五部門聯合發布了《關于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意見》,明確對六類涉醫違法犯罪行為依法懲處。這一意見對嚴重的涉醫犯罪有了明確界定,有利于打擊擾亂醫院正常工作秩序、傷害醫院工作人員的醫鬧行為。

  如何解決醫患糾紛

  完善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置機制,能最大限度減少暴力傷醫事件的發生。一是從源頭預防醫療糾紛發生。湘雅醫院院長孫虹教授認為,醫療過程是一個高風險的過程,醫院必須讓患者及家屬了解醫療風險的客觀性。在譴責暴力傷醫事件的同時,醫院應注重提高醫療風險內容的公開程度。

  孫虹建議,有條件的醫院可以引進律師,設立醫患溝通室和法律咨詢室,對高風險重大手術患者、采用新技術和新方法診療的患者、特殊藥物治療患者等進行特約談話告知,把患者的術前討論、手術指征、手術方案等相關情況進行充分告知和溝通,專職律師則告知患者家屬享有的權利和應遵循的義務,談話過程全程錄音錄像。

  據悉,2012年以來,湘雅醫院有完整記錄的高風險病例談話已累計進行762例,所有參與談話的病例溝通良好,未發生一起醫療糾紛。

  二是由政府主導,建立、完善醫院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機制。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向華教授建議,應做好醫療糾紛引發的突發性、群體性事件預案,組織相關部門在重大醫療糾紛發生半小時內趕到現場,組成秩序維護、專家會診、事故鑒定、糾紛調處等工作組進行處置,將醫療糾紛就地快速化解。